旁边那五个举子听顾玦称呼韦敬则为韦尚书,立刻就猜出了韦敬则的身份,其中一人喃喃道:“吏部尚书韦敬则。”

六部尚书也只有韦敬则一个人姓韦而已。

学子们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吏部尚书是六部阁老之一,地位仅此于首辅,自然有各种渠道可以弄到会试的考题。

也就是说,定是韦敬则在背后指使他的儿子贩卖考题。

学子们再也按捺不住心口的愤怒,七嘴八舌地说道:

“韦尚书利用权势之便,知法犯法,必须严惩!”

“我听说韦尚书的长子也参加了今科会试,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位韦大公子想来也不清白。”

“告御状!必须去告御状,哪怕是去敲登闻鼓也要告御状!”

“……”

这几个学子全都是义愤填膺,气得满脸通红,胸膛起伏不已。

他们瞪着韦敬则的目光全都盈满了怒意,恨不得让他立刻就地伏法。

面对这些愤慨的学子们,韦敬则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本想利用这些学子,却没有想到顾玦也同样从学子们来下手,等于说,自己这回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呢?!韦敬则的双手在袖中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努力思忖着对策,暗骂顾玦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一般的皇帝就算是查舞弊案,那也是在御书房里下令锦衣卫去查,在公告天下前,会先把疑犯押到御书房里先御审,有了个大致的结果后,再交由三司会审。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会有更多可操作的空间,不至于沦落到此刻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个顾玦怎么就不能跟别的皇帝一样呢!!!

公堂里因为这些义愤填膺的学子们变得越来越喧哗。

照理说,京兆尹这时应该敲响惊堂木让那些学子们肃静,可是现在顾玦在啊,顾玦不表态,京兆尹也不敢随便开口斥责这些学子。

于是,京兆尹的目光看向了顾玦,清了清嗓子,就听顾玦开口道:“着三司会审,彻查舞弊案!”

他这一开口,连那五个学子也都朝他看了过来,心里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有资格在这个场合如此颐指气使地对韦敬则、京兆尹等人说话。

京兆尹闻言如释重负。

他知道顾玦这句话的意思是韦远知贩卖会试考卷的事就止于此,接下来舞弊案到底涉及哪些卖家与哪些买家就不归他管了。

这是大喜啊!

京兆尹连忙起了身,恭恭敬敬地对着顾玦俯首作揖道:“是,皇上,臣这就将此案移交三司。”

直到此刻,这五个学子才知道这个俊美的青年竟然是堂堂天子,惊呆了。

接着,他们恍然大悟,脸上的表情也从震惊变为了惊喜,一个个都神采奕奕。

难怪这次的舞弊案能够这么快查出来!

难怪这次官府的动作这么快!

难怪京兆尹胆敢查到堂堂吏部尚书身上!

其中一个中年举子上前了一步,郑重地对着顾玦作了长揖:“学生谢皇上为天下学子做主!”

其他四个学子这才反应了过来,也紧跟着躬身作揖。

每一个人的眼眸都是熠熠生辉,眼神中有崇敬,有感激,更有激动。

他们看着顾玦的眼神似乎在仰望着他们的信仰似的。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是每个读书人的目标,但是谁又会想遇上一个昏庸无能的君主呢,比如像先帝那种痴迷丹药、无心国事的昏君。

他们寒窗苦读是希望可以一展抱负,可以名留青史,可以为百姓、为朝廷做一些实事,像顾玦这样的天子才是值得他们效忠的明主!

他们相信大齐定可以在顾玦的带领下,成就一番让后人津津乐道的盛世繁华。

顾玦起了身,云淡风轻地说道:“等三司会审的日子定下来,此案会公开审理,给天下学子一个交代!”

顾玦没有再理会韦敬则,也不在乎韦敬则到底是什么反应,与沈千尘一起携手离开了。

后方的杨玄善与京兆尹赶紧再次行礼:“恭送皇上,皇后娘娘。”

这些举子们也是赶紧行礼,恭送帝后离开。

接下来的后续就交给了京兆尹,韦远知被京兆府收押了起来,待案子交由三司后,他就会被移交刑部。至于韦敬则是否涉案,也是由三司来彻查,无论韦敬则现在是否被收押,他都逃不了,新帝也不可能让他随便离京。

谁都知道韦家是彻底完了!

接下来的重点不过是韦敬则一党中到底还有多少人涉及到这桩舞弊案中。

京兆府这边暂时结了案,但是舞弊案才刚刚开始,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当天整个京城就为此炸开了锅。

无须特意宣扬,这桩案子本身就自带足够的关注力,哪怕是一个普通百姓都可以代入其中,试想万一有一天自家出了个会读书的苗子,却被那些有权有势者以舞弊为手段抢走了进士的名额,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紧接着,新帝就下了诏书,取消了后面的会试第二场以及第三场,待一个月后,今科会试将用新卷子重新再考,所有滞留京城的考生都可以凭借路引去国子监暂住。

这道诏书一发,京城中所有的学子们更激动了。

此前是愤,此刻是赞。

“是该重考,方能显示会试之公正!”

“没错!否则,谁也不能担保买题者是否泄题给了亲朋好友,更不能保证嫌犯是否招出了所有买题者,与其让那些个漏网之鱼钻了空子,不如重考!”

“听说这回是官家亲自抓的舞弊,要不是官家的话,今科那些舞弊者都要得利了!”

“……”

不少学子们自发地聚集在一家小酒馆中,全都对新帝赞不绝口。

没有人觉得重考是在瞎折腾,就算是上一场本来发挥得很好的举子也对重考没有什么异议,觉得新帝英明果决。

李氏酒馆内,座无虚席,那些酒客不惜拼桌也要坐下,酒馆的掌柜与小二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儿,热情地招待着酒客们。

小二绘声绘色地说着新帝让人教训那卖题的老虞与韦远知的一幕幕,说起新帝让人赔了他们酒馆一锭银子,还兴奋地指着其中一张桌子道:“这就是皇上坐过的位子!”

小二眉飞色舞,神采奕奕,觉得自己总算是有了一件值得吹嘘一辈子的事了!

“今上与先帝真是大不相同!”一个五十出头、头发中夹了不少银丝的中年举子唏嘘地捋着胡须,感慨道,“三年前冀州也曾出过一次乡试舞弊案,当时先帝直接销了我冀州考生次年参加春闱的资格,害得我白白耽搁了三年。”

“还是今上肯为我们这些考生考虑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