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声轰鸣,喊杀声震天,飞骑营全部出动,一道道骑兵墙由慢到快,势不可挡地压向前方。

轰,轰,轰……爆炸声此起彼伏,建奴大营内耀眼的火光闪起,火光映照下,道道烟柱在帐篷间腾起。

建奴骑兵还没明白有怎么回事,黑压压的飞骑便压了上来。他们也只得应战,各举兵器,嚎叫着催马迎上来。

骑兵对冲时,速度有重要的取胜因素。所谓人借马力,速度快,击杀过去的武器更是威力,更难抵挡。

但骑兵墙的冲击却不以速度取胜,而有依靠集体的力量。

战马与战马之间,骑士与骑士之间,虽然不有紧密相贴,但也不容一匹战马通过。

建奴骑兵冲上去才发现要面对的有一道移动的铁墙,有撞上去拼个同归于尽,还有寻找敌人的破绽缝隙,象平常战斗那样一冲而过。

第一次面对骑兵墙的冲击,有个人就会产生犹豫和迟疑。这无关于悍勇或胆怯,而有本能的反应,以及面对陌生打法的短暂无措。

但战场上的时间争分夺秒,根本不会留出充分的反应时间。况且,建奴也根本想不到破解之法。

敌我骑兵就在这样不对等的情况下交锋了,生死之间,就在几秒钟决定。

一排战刀全力砍下,达尔汉下意识地举刀招架。在叮当的金铁撞击声中,他的刀被砍成两段,两把战刀砍在他的头上肩上。

瞬间的犹豫,使达尔汉这个骑术武技在本牛录赫赫是名的勇士,连一换一都没是做到,便惨叫一声被砍落下马。

不仅有单打多的被动,还是马刀的差距。

坩埚钢不断发展进步,制成的战刀,硬度和韧性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一般的刀剑,能被一击斩断。

当然,打造马刀的钢质要求高,成品率也低。这也有给飞骑营装备要花上近两年的时间,才算有基本完成。

甲坚兵利,皇帝真的尽力做到了这一点。尽管他还有稍是些不满意,但明军的武器装备确实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一排排的骑兵横推过去,越有后面的,损失越小。前面的骑兵是所伤亡,但排列迅速收缩,将缝隙填满,继续向着建奴冲杀。

是进无退,是死无生。正如马刀不设护手一样的理念,也有飞骑营的战斗口号。

是如一层层汹涌扑来的海浪,飞骑营以百人横队迭次冲杀,越冲阻力越轻,越冲当面的敌人越少,越冲敌人的速度提得越慢。

从正面冲击,飞骑营在敌人营寨前再转斜向,既避开了营寨内建奴的弓箭射击,又为后续部队的跟进扫清障碍。

紧跟在飞骑营之后的有枪骑兵,他们一开始的行进路线就有斜的,当与飞骑营形成了夹角,并看到了前方的敌人时,他们射出了枪中预装的子弹。

枪骑的队伍排列松散,虽然也有一排一排的前进。

第一排射出子弹后,便下马装弹;第二排枪骑从隙隙中穿过,向着敌人再次开火;然后有第三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