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儿:“……”她怎么又中套了……

踩嘛,好羞耻;不踩又会伤了两个的心,真的好难抉择哦……

尽管发生了几次关系,而且小九儿还是妖,但,她依旧是那种保守的女孩子。明知道是一家人,却还是会害羞。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小九儿缓缓的扭过头来,脸上的皮肤已经红似天边的晚霞,雪白的尾巴僵硬的翘起,在王辰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喊出了那两个梦寐以求的两个字:“老公~”

王辰的瞳孔猛地缩成了针尖状,一副如临大敌的亚子。

其实王辰期待这两个字期待好久了,只是他不好意思说出口,让自己爱的女人喊自己这个称呼,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

“九儿,你……”仿佛几个月没喝水似的,王辰的声音又干又涩,嘴巴张了老半天,看着眼前这双明亮、却又不安震颤着的银色大宝石,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九儿,我没听清,你能再说一遍吗?”

但小九儿可没那么蠢,身体直接蜷缩成了一团毛球,窘道:“你个坏人,别告诉我你没听清,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说出来的。”

王辰定定地看着眼前缩成一团的小猫咪,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就像一个吃到糖果的小孩。

“小家伙,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再叫的。”一秒记住

他知道小九儿的性格,这种事不能逼得太紧,到时候火候掌控不好调戏过头,那可就是玩火自焚了……

他将小九儿拦腰抱起,后者的身体被迫舒展开来,脸静静的窝在他怀里不吭声,白皙的双爪紧紧地揪住他的衣领不放。

刚把小九儿抱到门外,就听到一个带着稚气的、杀猪一般的嘶吼声:“嗷!我的眼睛!!进氟锑磺酸了!!!”

(氟锑磺酸,俗名魔酸,凌驾于六大强酸之上的超强酸)

王晴儿和小天站在玄关口,后者一脸不可置信,王晴儿比小天稍微高一点点,她白了他一眼,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

王辰当然知道这个少年是谁,站在他对面,毫不避讳的凝视着小天的紫色星眸,轻笑道:“小天,拥有身体的感觉如何啊?”

小天只是震惊王辰抱小九儿的手法,闻言回过神来,大笑道:“当然是非常爽啊,能吃能喝能解手,什么东西都有实质性的触感和真实感,能不喜欢嘛。”

“那好,既然这样,你要不要去上学啊?”

小天眉宇间露出疑惑的神色:“上学?上撒子学?没事上学干嘛?你不怕闪到腰啊?”

“噗!”窝在怀抱中的小九儿忍不住笑出了声,娇小的骨架剧烈的颤抖着。

王辰脸色瞬间发绿,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作为家里的唯一氢华大学生,王晴儿此刻出面替王辰解围:“上学就是利用记录了知识的书来学习经验,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很有意思。”

“哦~原来是看书啊。”理解意思后的小天反而不那么热情了,拨弄着自己衣摆上的褶皱,“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王晴儿:“………”怎么家里一个个都在反驳跟学习有关的事呢?

虽然辈分比小天高,但小天的真实岁数是王晴儿的六十倍不止了。

“不过,我还是去看看学校好了,以前做器灵的时候从来都没有闲情欣赏这美丽的世界,我要出去玩一圈。”小天最终还是被校园勾起了好奇心,嘻嘻一笑,一溜烟跑了。虽然赤着脚,但速度比兔子还快。

王辰看了看周围有些冷清的环境,问道:“大家都去哪了?”

从王晴儿的嘴里得知,大伙都有事要忙,黑龙和小咪刚离开不久,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岗位;

沈厉河还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肖恩不在家,白狐只能独自扛起妖族首领的重担。

大战过后,妖族的人数锐减,元老级人口并没有多少,而其他由兽化妖的小妖白狐都不鸟它们,统领起来其实并不困难。

就像一只狼王,不可能统领整个生物圈的狼是一个道理的。

另外,啸月天狼的数量也只剩三十多个了,一下子损失那么多忠诚的狗狗,王辰也挺心疼的;另外,宵宵是肖恩的孙女,而肖恩又是整个啸月天狼的首领,她也不得不担当起这个少族长的位置。

好在还有白岚的协助,倒不是太辛苦,并且还有阅历长达千年的白狐帮忙。

大家的生活全都回归正轨,只是不知道这看似稳定的社会,又隐藏着多少肮脏的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