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要让萧锦硕在萧瑾面前一无是处,没做到。

她想让叶初七与靳斯辰之间产生嫌隙,还是没做到。

从她找靳斯辰摊牌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据她得到的消息是靳斯辰离开京都去出差了,出差前也并没有和叶初七吵架。

所以,她们有扳倒叶初七,叶初七成了靳太太。

这个结果,萧锦妍简直不能忍。

不管是不是真的,叶初七的存在对她的威胁太大了,即使她穷其一生也做不了靳太太,但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叶初七!

萧锦妍的眼中,有愤恨的火苗在燃烧。

她下楼的时候,正巧碰见了给萧锦硕送醒酒汤的佣人。

就连佣人都被她满身戾气的模样给惊了一下,弱弱的叫了一声,“小姐……”

萧锦妍并不理会,径直走出了家门。

那一刻,她的心里只有痛恨,只恨不得让叶初七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她才痛快,全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直到电话响起,闺蜜询问她怎么这么久还不来,她才回过神来。

她说了句马上就到,然后才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叫来了司机,吩咐司机马上送她去江南会所。

若问京都的夜晚,哪里最热闹。

除了黄金台,就非江南会所莫属了。

夜幕降临,当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的时候,这里的夜生活却才刚刚拉开帷幕,热闹也才刚刚开始……

这种顶级的会所,平时出入的都是烧得起钱的人。

萧锦妍以前很少来,因为像这种名媛富二代出入的高级会所,她总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会低人一等。

自从萧瑾上位,她摇身一变成了真正的萧家大小姐之后,便是这里的常客。

京都的上层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平时跟闺蜜聚会,几乎都在这里,萧锦妍看着那些曾经对她不屑一顾的人,此时全部都围绕着她奉承巴结,她的虚荣心就前所未有的膨胀。

只不过,今晚却始终不在状态。

她只待了不到一个小时,便提出要先走了。

平日里跟她走得最近的简瑶追了出来,高跟鞋的声音像是伴奏,嗒嗒嗒的伴随着她说话的声音而来。

“锦妍,你怎么了?怎么才来这么一会儿就要走了?”

萧锦妍回头看着她,在灯火酒绿里一时有些恍惚。

全京都都知道,简瑶是萧锦妍最好的朋友了。

可是在此之前,简瑶巴结的人可一直都是萧筱,如今却像是一只哈巴狗一样围绕在萧锦妍屁股后面打转。

这种感觉,萧锦妍觉得可恨,却又十分可笑。

什么朋友,什么闺蜜,什么聚会,说来说去还不是一群富家小姐聚在一起,就看谁炫耀的资本比较多。

简瑶的巴结,以前对于萧锦妍来说很受用。

可是今天,她却只剩下厌恶。

因为得不到靳斯辰,其他的一切在她眼中都成了笑话一场,她想象着叶初七嫁给靳斯辰的消息一旦传了出去,她就会成了彻头彻尾的笑话。

谁不知道她追了靳斯辰许多年,到头来却输给了一个黄毛丫头,那些人有多捧着她,到时候就会有多想笑话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