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divclass="read2">几分钟后,田主任手下的住院医师,陈晓波从手术室打来电话:“田主任,左侧膝前有瘀斑,也有肿胀。”

“晓波,手术暂停,把病人推到影像科做双侧髋关节MRI,对,家属我来解释,就现在,马上,立刻。”

真的仪表盘损伤!

田主任挂断电话,向杨平投来赞许的目光:“真的仪表盘损伤!你应该是对的,我立刻暂停手术,现在推病人去做个急诊髋关节的MRI,谢谢你提醒!”

韩主任说:“嗯,如果真有股骨颈隐匿型骨折,手术方式要改,还有其它意见没有?”

没有人说话,韩主任说:“那就各就各位,田园你马上到影像科,我等下也会下去,一起看看MRI。”

韩主任遣散了大家,自己找一台电脑,仔细阅读这个病人的X片和CT片。

宋子墨过来轻声问杨平:“这个病人真的有股骨颈隐匿型骨折?隐匿型骨折X片和CT都看不出吧?你怎么看出来的?”

“用眼睛看出来的。”杨平笑着说。

宋子墨瞪他一眼,然后说:“我下去影像科看看,你要不要下去?”

杨平也没什么事,第一天上班,也没安排什么任务。何况疑点是自己提出来的,肯定要下去看看。

韩主任这时走过来:“走,一起下去看看,我刚才又看了,确实有疑点。”

三个人直奔影像科,其它人很多跟着田主任已经去影像科了。

病人也送到MRI室了,开始准备做检查。

韩主任提前打了电话给影像科主任孟主任,孟主任也在阅片室等,韩主任、田主任、宋子墨,杨平,还有一些看热闹的研究生、规培生,围了一大圈。

大家看到杨平下来了,都让位置,给他往里面站,都很好奇,究竟有没有骨折,反正自己没看出来。

“老韩,怎么了,火急火燎的给这个病人做MRI,我刚刚又看了他的CT和X片,没有股骨颈骨折呀?”孟主任说。

“我们科的小杨刚提出了质疑,从X片和CT上看出了隐匿型骨折,为了澄清,所以做个MRI,等下看看MRI,我也仔细看了片子,这个病人确实有疑点。”韩主任说。

“这样呀!”孟主任不再说话,安静地等待屏幕上出现磁共振的图像。

磁共振室的护士检查病人身上有没有磁性金属,询问有没有幽闭症之类的禁忌症,然后给一张单签字确认。

磁共振是利用磁性检查,要是磁性金属,是不允许带进去的,身体里有植入磁性金属,有些也是不允许做的,强大的磁力会移动这些金属。

其他的没有磁性的金属没关系,不过现在的内植物一般都是没有磁性的。

磁共振是没有电离辐射,不像X线和CT存在电离辐射,电离辐射就是大家谈之色变的核辐射。

田园手下的住院医生陈晓波正在协助搬病人,主治医师方炎也在其中。

“方哥,田主任怎么突然停了手术,要把病人弄下来做核磁呀?”陈晓波没弄明白。

“新来的杨医生说我们这个病人有股骨颈骨折,田主任没看出来,他看出来了。”方炎也不太爽。

病人在手术台上,麻醉师穿刺针都进椎管了,差点就推药了,手术被突然停掉,还要推到这里来做磁共振,心里自然有些不愉快。

“新来的,什么人物呀?这么牛!”陈晓波问道。

“牛不牛,等MRI出来再说吧。”方炎说。

“你们也是,怎么听新来的医生,他说做就拉下来做,两位医生,我们出去吧,可以检查了。”技师也帮着发牢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