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身古装和第七人民医院联系到一起,很容易让人想歪。

Cosplay?李白低下头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嘴角抽了抽,光顾着对付那条蛮不讲理的青蛟妖女,却忘了自己一身士子襦衫。

“有急事,忘了换。”

李白一脸苦笑。

很显然,自己带回来的不止是青蛟妖女等异界土特产,还有这身衣服,正是与两个妖女将天外邪神撞回天门的那身打扮。

“难怪?”

出租车司机带着了解的表情,麻利给了一脚油门,出租车很快加入了繁忙的车流。

李白还是听出了对方语气里多多少少有些言不由衷。

TMD穿古装去精神病医院,不会脑子有病吧?

好吧!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去看病了,这话没法儿解释,越说越错。

无视了出租车司机的诡异目光时不时打量,李白很快抵达了目的地,第七人民医院。

抬眼看了一下时间,好在并没有耽误太久,多说几句好话,周大院长应该不会炒自己的鱿鱼。

急匆匆往更衣室赶的途中,那些护士和前来就诊的病人一见到李白,个个就像见了鬼似的在目瞪口呆之后,悚然躲闪到一边,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打了。

这些小护士,平日里就知道暗送秋波,关键时刻就知道靠不住。

刚上四楼,就见有人大吼大叫的冲了出来,一口气撞翻了好几个,就像一头发了疯的公牛,如入无人之境。

“厮鸟贼,镇关西郑屠在此,谁敢来打我?鲁达,出来!”

就听见后面有人在喊:“拦住他!氯丙嗪5毫升注射准备!”

第七人民医院永远缺少不了强大的保安团队,个个都是退伍特种兵出身,李白一看这些人,不禁乐了。

前面跑的张牙舞爪,要找鲁智深撕逼的是一位常客,总妄想自己是《水浒传》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那个屠户,说来也巧,两人还是同名,都叫郑屠,大概是看《水浒传》看的疯魔了,诱发了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正常的时候一点儿看不出来,说话有条有理,一旦发病,立刻变身郑大官人嚷嚷着要报仇,放古代那叫作中了邪,被附身,十八般大刑伺候,什么时候驱了邪才算完,现在么就一精神病患者,还是急性的,顶多一针镇定剂搞定。

照理来说,像郑屠这样病情不稳定的患者早就应该送到“后宫”(住院部)长期治疗,有后宫大总管,返聘回来的王婆婆坐镇,一杆指哪儿打哪儿的麻醉枪在手,再大的疯劲儿也是一枪撂倒的命,能跑到电梯口都算他牛B。

一枪撂不倒,那就两枪,王婆婆的威镇“后宫”二十年,就没出过乱子。

再看后面保安和两三个护士簇拥的那个气急败坏的白大褂医生,正是郑屠的主治医生陈晟,仿佛察觉到有人在注视自己,迎上李白的目光后,先是一怔,表情随即变的阴郁起来。

正因为陈晟架不住患者家属的央求,没让这个武疯子住院,幸好今日是在在医院发作,要是在外面,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乱子。

李白笑了笑,乐见其成,这家伙和自己有些不对付,最近精神科刚得到一个主治医师的指标,呼声最高的就是他与陈晟。

在对方看来,自己这个硕士一直深受周真人器重,难免因嫉妒而视为劲敌,平日里更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李白,拦住他!”

看到李白出现在郑屠的前方,尽管脸上与其他人一样带着惊慌,陈晟医生内心深处生出一丝窃喜。

这个病人膀大腰圆,胸前一缀黑色胸毛,乍一眼去,像极了镇关西郑大官人投胎转世。

走廊内一片尖叫,精神病患者里面最怕这种武疯子,当真是杀人不偿命啊!

李白暗捏法诀,准备小施手段,却突然一怔。

中丹田内的灵气所剩无几,诡异的凝聚成黄豆般大小一粒,如同花岗岩般根本不为所动,而外界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可供调用。

他忘了两个世界的天地规则却是截然不同。

郑大官人却依然像一头疯牛,不管不顾向李白冲来。

-<!-115->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