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行,别说带走,就算儿子心里有别人的位置,她都接受不了!

她没有隐藏自己内心活动,全部都写在脸上,被时莜萱看出来了。

“你要去看心里医生,你这样不行,会坑了孩子的。”

“我不去。”

她一口拒绝:“我会让你看出我想法是因为我信任你,你却让我到外人面前表露心迹?这不行,绝对不行。”

心理医生于清雅是简怡心同学,俩人关系虽然没有她和时莜萱这样密切,关系其实也不错。

不过简怡心拒绝去对同学倾诉,她怕被人笑话!

有怕的就行。

时莜萱欢喜。

有怕的说明她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丢人,只要自己能意识到不对,就有希望改过来。

以前时莜萱还寄希望她有一天,自己想开就好了。

但现在看,指望她自己想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时莜萱才会蛮横干预。

“你不去也行,那就要按我说的做,你不同意我就把这件事捅出去,当成八卦传到网上,让江州人都知道。”

简怡心:……

多损呐!

她还没等抗议,时莜萱又发话了:“还有陌离不是你亲生的事情,我也会一并捅出去,你看着办吧。”

“不行,你不能说,你要敢说出去,我弄死你!”

时莜萱:“你以为我怕你?我不是时雨珂,当年她身后一个支持她的人都没有,而她又不占理,那件事才被压下。”

“我可是时莜萱,我身后站着我老公和姬家全族,还有我那几个没成年的子女,你要敢对我动歪心思,那你就惨了,不只你惨,还有你儿子陌离……会更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