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加特发出痛苦的嚎叫,整个躯干再次和下肢产生了空隙,躯干在空中快速抖动将沃里克甩了出去。厄加特右臂的机械装置打开,重新激活护盾,将自己罩了起来。

提莫踩着浮石,手中的时间卷曲器接连发射蘑菇炸弹,想要故技重施。刚落地的沃里克,却一跃而起将提莫在空中拦住,拉着提莫就向上奔去。

提莫有了刚才的教训,知道沃里克必定发现了什么,回头望向厄加特。厄加特腹部的盔甲打开,露出了一个钻头,钻头上散发的剧毒幽光,透过淡绿色的护盾直逼提莫的眼睛。钻头在炼金装置的加持下,不断加速旋转,冲破护盾直射而出。

钻头搅动着气流向提莫二人射来,提莫远远的就能感到气流卷动着毛发,沃里克的脚步也被气流打乱,速度降了下来。提莫抬起右臂,时间卷曲器的能量弹向着钻头射去,双脚踩着浮石,微微用力,浮石尾部的装置喷射着火焰,将提莫二人推倒在地。

钻头闯入能量团,整个能量团没有再返回,而是直接爆开,内部的时间魔法将钻头的速度暂停了短短的三秒钟。提莫迅速爬起,拉着沃里克,踏上浮石,浮石尾部再次喷射出火焰,沿着矿车的轨道向上冲去。钻头停留了三秒后,直射而出,撞进矿洞的墙壁,掀起一阵泥土和碎石。

厄加特眼见钻头没有击中两人,不甘的将钻头收了回来,重新寻找周围的机械零件。之前沃里克来过很多次,两个人都相互了解,而这次战斗厄加特却受了伤,腿部发射器受损,右臂的能量发射器,也因为钻头直接穿过,而造成能量过载受损。

提莫看着背后的厄加特没有再行动,停止了加速,任由浮石放慢了速度。这次提莫也出现了很重的损失,时间卷曲器的时间魔法是本身自带的,被提莫过度消耗,面临着报废的可能,浮石尾部的加速装置,也因为刚才连续的加速出现了损伤。

沃里克没有挣开提莫的手,而是恼怒的晃了晃背后的炼金装置。

随着高度不断升高,沃里克开始变得有些混乱起来,转头对提莫说道:“背后的炼金装置让我变得混乱,我可能又要变成刚见面时的样子了。这都是辛吉德带给我的,他想要将我改造成杀人工具,将我的身体改造成现在这半人半狼的样子。辛吉德还想磨灭我的思想,让我变成听话的工具,但是我的思想和炼金装置唤醒的野兽本性产生了冲突,让我的思想出现了混乱。我厌倦了猎杀普通人,将目标放在了杀手身上,现在他们消失了,而地下这个不安定的大块头成了我的目标,他的嘶吼会将我的思想和本能短暂重合。你该走了,之前我不知为何对你会有好感,但接下来我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最好离开。”

提莫张开灵魂梳理着沃里克的灵魂,沃里克的灵魂被炼金力量所污染,在没有完全祛除之前,沃里克将会一直被此困扰。提莫将沃里克灵魂里的杂质祛除,但炼金装置不消除,沃里克的灵魂还会再次被污染,而炼金装置现在却维持着沃里克的生命,清除意味着死亡。

沃里克闭着眼,感觉到灵魂里多了一个亮光引导着自己,也看到了让自己失控的源头,自己的灵魂被一团绿色的东西包围,沃里克感受到暂时将外来的炼金能量排了出去对提莫说道:“谢了,我感觉好多了。”

提莫无奈地对沃里克说道:“对不起,我只能暂时引导你的把灵魂里的东西疏导一下,让你不会快速失控,至于以后的事就得靠你自己了。”

沃里克轻轻一跃跳到堆放矿车的高台上,回身将提莫拉了上来,拍了拍提莫的肩膀说道:“我已经习惯了,话说你为什么来这,自从这里变成监狱就不是一个好地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