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伟屏障的路不算难走却很枯燥,除了阿里斯塔和几处零散的住户以外,再未遇到任何人。提莫还进过建在商道旁边的哨所,里面通常只有孤零零的一两个斗篷人,笔直的站在哨所顶端。枯燥无聊的旅途是活泼的约德尔人最讨厌的事情之一,提莫耐着性子一步一步的走着,花费了数天的时间才走过宏伟屏障。提莫看着眼前的诺克萨斯的城镇,又回头看了看连绵的山脉,就算是恕瑞玛沙漠都没有让提莫如此的不满。

诺克萨斯自建立以来便在不断征战,它侵略的足迹遍布整个大陆,它跨越了海洋,延伸到了艾欧尼亚;它穿越了冰原,来到了弗雷尔卓德门前;它冲向了沙漠,叩开了恕瑞玛的山门。对于外人看来,它血腥野蛮,但这里的社会氛围超乎寻常的包容,它无论是被诺克萨斯侵略而家破人亡,想要复仇的,还是被家园抛弃,一路流浪的都逐渐向诺克萨斯靠拢。

诺克萨斯城市的城门雄伟宏达,从远处便能看出诺克萨斯张着巨口的征战之心。提莫面前的这个边陲小镇,虽然条件简陋但整个外墙依旧建的如同一座堡垒。小镇南北两侧各有一个大门,大门是敞开的,提莫从南边的大门看去,甚至能看到北门之外的地方。

提莫抬头看了看小镇这个小而威严的大门,门是木质的却刷着黑漆,黑漆上还有红褐色的花纹,有股肃杀的气息。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巫师瞬间出现在大门下,将提莫吓了一跳。女巫师伸手拉住有些身形不稳的提莫说道:“欢迎来到诺克萨斯,黑玫瑰将是你最好的归宿,相信我。”

提莫站稳身形,感觉不到灵魂的存在,微笑着看着面前这个充满魔法波动的女巫师,摊了摊双手说道:“乐芙兰,这难道就是你邀请人的诚意吗?你的真身真令人期待。”

乐芙兰惨白的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说道:“世事皆是镜花水月,我在不休堡垒等你,黑玫瑰将会再次绽放。”

伴随着乐芙兰的话音结束,乐芙兰如同泡沫一般破碎消失在提莫面前。

提莫不知道自己刚刚来到诺克萨斯,便被卷入了权力争斗的漩涡,乐芙兰建立的“黑色玫瑰”组织自从推翻莫德凯撒的统治之后,便一直暗中干预着帝国的进程,而老帝王被逼退位,斯维因接管了帝国,并建立了“崔法利议会”,两者间的争斗变得愈演愈烈,如今新力量的加入或许会打破僵局。

“轰隆隆”的响声打破了小镇的宁静,一股尘土从小镇的北方滚滚而来。尘土直扑提莫的面部,“锵”的一声,从尘土中射出一把骑士枪,至插乐芙兰消失不久的位置。“咚,咚,咚”一名身披轻质铁甲的少女,骑着一匹由钢铁组成黑色的巨马,从尘土中走出,来到提莫面前。少女右手抽出长枪,将长枪斜在一侧说道:“不要听信黑色玫瑰的一切谣言,特别是乐芙兰,她从不说真话。”

提莫抬头看着巨马身上的少女说道:“我了解乐芙兰,就像了解你一样,芮尔,我能感受到你的痛楚。”

芮尔身下的钢铁巨马两只前蹄,不安的原地活动了起来。芮尔深吸一口气,轻轻拉动了将钢铁巨马的缰绳,平复了一下内心说道:“诺克萨斯要为它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这是毋庸置疑的,你如果要劝说我,你也会成为我的敌人,尽管你让我感觉到难得的安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