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馆的门是开着的,厚重古朴的棕色木门被推到酒馆的两侧。跨过稍有凸起的门槛,走进酒馆,提莫明显感到一股肃杀之气从最近的斗篷人身上传来,这是久经战场洗礼所得来的,这份肃杀之气即使变成斗篷人依旧难以消除。

提莫看着大厅中三三两两分散坐着的斗篷人,悄悄张开灵魂,整个大厅都充斥着斗篷人的肃杀之气。提莫的灵魂向二楼探去,却被一股饱含威严的杀气挡了下来,提莫深吸一口气,将灵魂收了回来。

克烈拍了拍提莫的肩膀说道:“别看这里人少,这个酒馆只有真正的高级将领才能进来,每个人来这的人都是从尸体堆里滚了几回的人,你不擅长军队作战,觉得压抑很正常。”

克烈拉着提莫来到一处六人座的长桌前,对沙弥拉挥了挥手说道:“来点猛地。”

沙弥拉在吧台排出一排金币,转身回到酒桌前“当”的一声,将不知从哪拿出的一瓶鲜红如血的酒水,放在了提莫面前的桌子上。

克烈舔了舔嘴唇说道:“能进入这里的高级军官喝酒是免费的,但这‘愤怒合剂’是例外,需要花不少的金币。它是德莱厄斯特产,能够让人有嗜血的感觉,忘记恐惧,不胜不归,原本只装备在军队之中,后来德莱厄斯上位在和平之时觉得无聊,将其带进了这个酒馆,说不定此时他就在这里。”

提莫听到克烈的话,抬头看向通往二楼的过道。自从先前提莫的灵魂被挡了下来,二楼便传来若有若无的气息,向提莫压迫而来。

随着克烈的话音落地,提莫觉得酒馆二楼原本若有若无的气息不断强烈起来。气息达到难得的高度,凝聚在一起向提莫猛地扑来。提莫的灵魂力量向内部收敛,身体表面的毛发迎着压迫抖动起来,和扑面而来的压力相交。压迫感在提莫表面被完美卸去,失去目标的气息将提莫身后的桌子砸了个粉碎,钻入提莫脑海的散乱气息,被提莫轻而易举的吞噬。两人的力量一交及退,除了破碎的桌子外,再无任何气息。

克烈和沙弥拉也感到了这股突然出现的力量,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破碎的桌子,站了起来向楼梯看去。一个身穿重铠,背后背着巨斧的中年男人,踩着“咯吱,咯吱”的木地板,从二楼走下楼梯。

克烈和沙弥拉站直身子,行了个诺克萨斯军礼,齐齐道了声:“将军。”

这给人巨大压迫感的便是诺克萨斯统领之一——德莱厄斯,在原国王退位之后,斯维因将军与同是将军的德莱厄斯和杜·克卡奥两人组成了崔法利议会。三人分别代表远谋、武力与狡诈。杜·克卡奥早已失踪,现在由长女卡特琳娜接手。而如今世事变更,只有斯维因还掌控大局,卡特琳娜和德莱厄斯都不擅长管理政局,没了战争与刺杀任务,只能自己找事情打发时间。

德莱厄斯是好酒之人,愤怒合剂的确是他不可或缺的助力,他需要在和平时期靠着它维持部下嗜血的本性。而如今德莱厄斯更是以酒馆为家,喝完就出去找龙蜥厮杀一番,他原本想去德玛西亚,却被斯维因严厉禁止。现在明面上随风平浪静,但暗地里却波涛汹涌,德莱厄斯离开斯维因的视线,将不仅面对德玛西亚的威胁,还有来自黑色玫瑰的阴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