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莫收起顶在锐雯肚子上的吹箭筒,翻身坐了起来说道:“锐雯,我可不是兔子。”

锐雯收起断刃,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刚才还在纳闷,兔子怎么会有这么大只的。”

提莫摆了摆手问道:“我也有错,应该找一个安全点的地方休息。锐雯,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我要去德玛西亚,你知道该如何走吗?”

锐雯说道:“这里是三界交界地带,山脉东南侧是诺克萨斯,西南侧德玛西亚,而翻过山之后的冰原便是弗雷尔卓德。”

锐雯曾是诺克萨斯的军官,手里的断刃名叫符文之刃,曾经是帝国对她英勇无畏表现的奖励。但一次入侵艾欧尼亚的战争,打破了锐雯的信念与信仰。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久攻不下,锐雯临时受命,带着从祖安炼金术士辛吉德手里得来的武器——一车车密封的陶罐,进入了艾欧尼亚。

当锐雯在艾欧尼亚境内陷入埋伏时,等来的不是援军,而是诺克萨斯的燃烧箭。火焰箭射中装陶罐的货车,整个车厢瞬间爆炸,化学烈焰喷涌而出,艾欧尼亚人和诺克萨斯人尖叫着在剧毒中死去。交战双方全军覆没,只有锐雯在符文之刃的魔法保护下,勉强活了下来。

存活下来的锐雯饱受灵魂的折磨,剑身上的铭文时刻提醒着她所失去的信念和信仰。最终锐雯打碎了符文之刃,选择了自我放逐,游荡在艾欧尼亚饱受摧残的大地上。当锐雯回到打碎巨剑的地点时,才发现她的自我毁灭害死了旁边村落德高望重的长老,然而艾欧尼亚宽恕了她。

但诺克萨斯可并不仁慈,前来捉拿锐雯的士兵与艾欧尼亚人发生了打斗。锐雯不愿艾欧尼亚人因她而流血,于是接受了叛兵的罪名,锐雯带着枷锁回到诺克萨斯。但如今一切都改变了,前任统领被赶下王座,斯维因当政,又时值斗篷人出现,锐雯重新开始了流浪,寻找完整的自己。

提莫挠了挠头好奇的问道:“锐雯你住在这附近吗?清晨出现在这荒山顶部有些不可思议。”

锐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就住在不远处的山洞里,我是来捕猎的。”

提莫说道:“你在捕猎?现在有些早啊。”

锐雯开始转身向东侧走去,边走边说道:“这里太过荒凉,很难找到吃的,只能早点出来转转。”

提莫笑着说道:“你带我去你的住处看看吧,我或许有办法。”

锐雯回头看了看一脸笃定的提莫,便带着提莫来到了自己临时的住处。住处在离山顶不远处,是从山体上掏出来的一个山洞。因为气温的问题,洞口旁有一块巨石,晚上挪到洞口用来挡住寒气。此时石头被挪开了一部分,从石壁上的剑痕能够看出,山洞是锐雯用断剑削出来的。

锐雯停在洞口笑了笑说道:“有什么办法,你是想用自己做诱饵吗?这里光秃秃的没有大型肉食生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