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水顺着瓶口流进提莫的嘴里,当舌头沾到愤怒合剂时,提莫感到嘴里的液体像活的一样,一股脑的灌了进来,向自己的肠胃涌去。提莫还没来得及品尝,愤怒合剂已经在身体中扩散,充斥了提莫整个身体。提莫感觉自己如同正在蓄力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克烈看着提莫身体变成粉红色,额头向外冒着淡粉色的汗珠忍不住说道:“看到了吗,我的兄弟是不是很猛,一口干了。”

沙弥拉白了克烈一眼说道:“还不是你说,这酒对他没影响,如果提莫脑子烧坏了看你怎么办。”

克烈挠了挠头,将面前的合剂一饮而尽,眼睛通红的拉着提莫向外走去说道:“那还等什么,快点带他发泄一下。”

沙弥拉仰头喝完手中的愤怒合剂,用桌布将剩下的两瓶合剂包了起来,斜背在背上,跟了上去。

克烈抱着提莫跑到门口,将提莫扔到斯嘎尔的背上,自己也跳了上去对沙弥拉招了招手说道:“快点。”

沙弥拉快步跑到门口,纵身一跃跳上了斯嘎尔的后背。斯嘎尔被沙弥拉一压整个身体向前倒去,滚做一团。沙弥拉将提莫抗在肩上,从背后搂着克烈。克烈牵着缰绳踩着像球一样的斯嘎尔,向着不朽堡垒的中心滚去。

提莫被暴躁的能量所干预,在颠簸中变得狂躁起来。斯嘎尔沿途滚到了一座类似纪念碑的地方,“砰”的一声砸碎纪念碑前的地砖,撞进了一个空洞中。提莫在沙弥拉的肩上颠了两下,被甩了出去,“当”的一声撞在一排栏杆上停了下来。

克烈勒住缰绳,将斯嘎尔停了下来,翻身跑到提莫身边,拍了拍提莫的脸问道:“提莫,醒醒,你没事吧。”

提莫吐出一口浊气,“哇”的一声将克烈掀倒在地,双眼赤红的骑在克烈身上喘着粗气。

沙弥拉一转身从斯嘎尔的背上翻了下来,将提莫从克烈的身上抱了下来,对提莫说道:“你可以对着铁笼子随意发泄,塞恩抗的住。”

沙弥拉的话仿佛有特殊的魔力,钻入提莫的耳朵,让提莫体内躁动的能量更加疯狂。提莫“啊”的一声大叫,双手对在一起,凝聚出一个有着红色花纹的紫色蘑菇。蘑菇从提莫的手掌中滑落,在空中被提莫一脚踢进铁笼子。

“砰”的一声巨响,爆炸产生的气浪穿过铁栏杆发出“呜呜”的响声。

提莫的蘑菇之前只有两种,最开始的就是紫色毒蘑菇,饱含对生物体神经起作用的神经毒素,成熟后会产生压缩空气通过物理爆炸,将毒素散发,还有一种绿色的蘑菇,里面是腐蚀性强烈的毒素会对生物细胞产生腐蚀,成熟后会从蘑菇根部裂开,整个蘑菇外壳会形成胶状物将腐蚀毒素固定在附着物上,现在是第三种蘑菇,是第一版蘑菇的加强,通过高度压缩而后快速膨胀的气体,产生巨大物理冲击。

提莫手扔的蘑菇并没有离开太远,只是在塞恩的身旁爆炸,掀起的气浪将牢笼中原本还在睡觉的塞恩吵醒。塞恩茫然的坐了起来,眼神空洞的说着:“战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