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莫张开灵魂感受着周围的活动,克烈和沙弥拉的灵魂被愤怒合剂感染,灵魂中夹杂着如火般的侵略,而刚才的塞恩灵魂火红如血,整个人散发着焚尽一切的侵略性,如果不是被特质的牢笼关着,这种侵略性的灵魂足够将胆小的人吓破胆。

提莫睁开眼睛,向铁笼子靠近。塞恩满眼赤红的看着这个让自己受伤的始作俑者,饱含杀戮欲望的一拳“当”的一声砸在提莫面前的笼子上。提莫有些难受的动了动耳朵,张开灵魂试图安抚塞恩的情绪。

克烈走到提莫身旁满怀敬意的说道:“这是诺克萨斯的英雄,也是令人胆寒的杀戮机器,他曾经独自一人终结了第一代德玛西亚国王,但他自己也死在了德玛西亚军团手里。上一代国王式微,竟然让黑色玫瑰的老巫婆复活了这个英雄,塞恩的灵魂被魔法沾染,困在这个曾经的躯壳里,现在的他不分敌我,只知道杀戮,斯维因将军上位以后将他关在了这里。”

提莫满脸凝重的说道:“我能感受到他的痛苦,他的灵魂原本应该安息,现在却被一股力量束缚在不相称的身体里。那股力量刺激塞恩时刻处于嗜血暴怒的状态,来维持身体和灵魂的融合。刚才我的毒素触碰到他的身体,打破了塞恩自己维持的平衡,灵魂和身体融合出现了间隙,才会像这样抓狂。我刚才想安抚他的灵魂,可惜,他的灵魂太过狂躁,我的灵魂一接近他就被当做敌人驱逐出来,现在我也无能为力了。”

克烈拍了拍一脸自责的提莫说道:“不要担心,塞恩经常会因为各种原因暴走,但是经过战斗发泄会平静很多。我们经常会来这里和他打一架,打过之后塞恩就会稳定下来。”

提莫点了点头说道:“他的确很渴望战斗,希望战斗真的能够削减他的痛苦。”

提莫边说边凝聚出一颗爆炸蘑菇丢在塞恩脚边,“砰”的一声,这次只是单纯的空气爆炸。塞恩抬起自己的左脚,扭头看了看,身体表面重新出现了一层红色的护盾,攥紧的拳头夹杂着劲风砸在铁栏杆上,发出“咚”的闷响。

提莫还未再次动手,“咻”的一声,一把飞斧从提莫面前划过,“啪”的一声落在塞恩的护盾上,又弹飞回去。

“出来一起玩啊!塞恩,哈哈哈哈,我听到了你的欢迎声。”

一个嚣张声音的声音由远及近,传进了提莫的耳朵。提莫回头望去,人从破碎的坑洞里跳下来一个留着两撮夸张小胡子的中年人,接住返回的飞斧,两手各拿着一把旋转飞斧,跳到了塞恩的牢笼上面。

克烈拉着提莫走到一旁坐下,沙弥拉跟了过来,开口说道:“有好戏看了,德莱文原本在竞技场当‘清算人’,现在竞技场没了猎物,他又不喜欢跟他哥哥德莱厄斯一起奔波,就选择留在塞恩这里。每次塞恩发狂,德莱文就会下来,负责分散塞恩的痛苦。”

德莱文站在塞恩的正上方,双手摇着飞斧,冲着提莫三人说道:“嗨,我的好伙计,哦,还有新来的小朋友,欢迎来到德莱联盟,接下来是德莱文的表演时间。”

德莱文嘴里话语连篇,手上的飞斧也没有停止,“咻”的一声撞在塞恩的护盾上,又弹了回来。塞恩双脚微曲向上跳起,攥紧的拳头撞在头上的铁栏杆上,发出“当”的响声。德莱文掏了掏耳朵说道:“快看啊,我们的猎物战意高涨。”

德莱文甩动飞斧的双手十分有力,斧刃带着劲风撞击在塞恩外面的护盾,发出刺耳的声音,德莱文接着斧头说道:“大块头,听到了吗?死亡在敲门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