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莉垭说了很多很多,只有偶尔才会喝一点点肉汤,吃一小口饼。塔莉垭不知道为什么会和提莫说这么多,她只觉得随着心里的话说出来,心情放松了很多。

当塔莉垭停下来时外边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塔莉垭捂着嘴说道:“啊,我说了这么久吗,我都没注意,不好意思,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准备晚饭。”

塔莉垭的父母也回到了家中,将手中工具放在门旁,便坐在客厅的土墩上,他们是在午饭不久后就离开的。

晚餐更加丰盛,除了饼和肉食之外还有水果。

塔莉垭给提莫切了一块肉,放在提莫面前的碗里期待的看着提莫。提莫将肉放到嘴里咬下了有一半,那是腌制的肉块,肉有些咸,有些硬,但很有嚼头。

塔莉垭看到提莫皱了皱眉眉头,将一盘黄褐色的球型水果放到提莫面前说道:“吃这个,那个肉有些咸,你吃的太多了。”

提莫拿起一个不是很大的水果咬了一口,水果很多汁,微酸的味道缓解了嘴中的咸味,肉也变得绵软起来。提莫又咬了一口饼,这才是正确的吃法。

只有提莫在吃,塔利亚的父母依旧坐在餐桌前一动不动,这次塔莉垭也并未开动,趴在桌子上,双手杵着下巴不时的往门口的方向看两眼,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忽然一只穿着毛皮靴子的脚,踩在提莫身旁的土墩上,右手手臂压着膝盖,将手上的毛皮手套摘下,在提莫头顶的毛发上拍打了两下,开口说道:“没礼貌的小家伙,客人还没到,就开始吃了。”

开门声虽然很小,但是提莫还是听到了,只是提莫没有想到有人会这么无礼,轻轻的吹掉手中熏肉上的沙土转过了头。

塔利亚的父母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塔莉垭连忙起身给提莫递了毛巾说道:“别生气,希维尔不知道你的到来,有些误会。”

塔莉垭转身拉过身旁的希维尔说道道:“希维尔,提莫才算客人,你这半个主人可有些过分了。”

提莫知道希维尔是个赏金猎人,只看钱不看人,他并不喜欢,转过头将手里的熏肉吃完。只是他很好奇为什么塔莉垭看起来和希维尔关系很不错。

但是希维尔却没有放过提莫的意思,一边和塔莉垭窃窃私语,一边甩着金币向提莫手中的熏肉扔去,提莫抓的不是很紧,熏肉掉到了桌子上,金币又返回了希维尔的手里。

提莫苦笑着摇了摇头,将桌子上的熏肉捡了起来,放到了嘴里。

塔莉垭看到提莫直摇头,害怕提莫生气,递了一个水果给提莫抱歉的说道:“希维尔最近有些烦躁,平时不是这样的,我替她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生气。”

希维尔却并不愿意,嘴里小声说道:“谁会道歉,我可没听过这个词。”

希维尔是个赏金猎人,但并不是无礼轻佻的人,只是两次背叛让她学会了伪装,对于这个来历不明,又不太招人恨的约德尔人,希维尔选择了最平常也是最无礼的对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