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瑟斯看着一个个充满怨念的灵魂消失,数百年来对弟弟的悔恨涌了上来,内心开始动摇动摇了,他要减轻弟弟的罪孽,他要冲击对弟弟的负罪感。内瑟斯闭上眼,黑色的魔法阵在自己脚下延续开,魔法阵中的斗篷人身上冒着黑气,惨叫着倒在地上。

内瑟斯亲手将周围斗篷人的灵魂燃烧,望着周围一个个倒地的斗篷人,他能感受到弟弟陷入黑暗所忍受的痛苦。飞升者的使命折磨着内瑟斯的灵魂,他拥抱着自己的弟弟,感受着黑暗的呼唤。

“沙漠的守护者怎么能被这曾经背叛国家的奴隶的话语所左右!”

一声怒喝在内瑟斯耳边炸响,将迷茫中的内瑟斯唤醒了过来。

一排拿着长矛的沙兵从内瑟斯眼前划过,将周围还活着的的斗篷人刺杀在地,身体慢慢崩溃成黄沙,重新回到了沙漠的怀抱。

一声极具震撼力的低沉之声在空中炸响响起:“卑劣的奴隶。”

伴随着声音,一支由沙兵组成的军队从沙漠上奔来,最前方是六匹高大神俊的沙马所拉的沙车,沙车是是古老的制式战车,沙车上站着一身金装的沙漠皇帝阿兹尔。

斗篷人的死亡根本动摇不了阿兹尔的内心,阿兹尔不是暴君,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欲望,这种欲望让他不再敬畏神明,也让泽拉斯乘虚而入,给恕瑞玛带来了不可逆转的崩溃。如今阿兹尔的内心早已改变,他解放的应该是心怀感激的奴隶,而胆敢忤逆他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从军队在出现一排沙兵,将倒地不起雷克顿抬到阿兹尔面前,阿兹尔抬起手中太阳圆盘造型的权杖,一道光从太阳圆盘直射而来,将雷克顿罩了起来。

阿兹尔对内瑟斯说道:“你是王国的守护者,不要被卑劣的奴隶蛊惑,你的弟弟没事,之后我会把他带到太阳圆盘,帮他祛除心中的黑暗。”

内瑟斯躬身说道:“谢谢国王陛下。”

阿兹尔一挥手,沙兵让出了一条路,一名沙兵将内瑟斯、雷克顿和提莫三人带到了阿兹尔身后的空战车上。

阿兹尔手中的权杖直指前方说道:“该出来见见你的主人了,我的朋友。”

空中凝聚出一个人形的蓝色奥术能量体说道:“你的恩赐来的太晚了,是你让我失去了耐心。”

只是泽拉斯知道,这只是借口,能够解放奴隶的帝王是千年难寻的,他不得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他没有退路,他相信阿兹尔会除掉自己这个微不足道的奴隶。

泽拉斯率先发难,在空中散发着暗淡的光,奥术能量在空中凝聚成一个个能量球,倾泻而下。阿兹尔并未下令,沙兵便动了起来,举着沙矛的沙兵用手中的长矛,将能量球一一挡了下来。

“毁灭之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