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尔接见了提莫,阿兹尔并没有架子,接待便在太阳圆盘下的广场之中。

内瑟斯和雷克顿坐在阿兹尔左侧,雷克顿还未完全恢复,有时浑浑噩噩的还需要内瑟斯照顾。提莫,希维尔和塔莉垭在右侧。阿兹尔对这现知的唯一后代关爱有加,决定亲自教她魔法。而塔莉垭自有织母的传承需要继承。

“如你所见,恕瑞玛现在就剩他们几个了”,阿兹尔豪情万丈的说道,“我将带领他们重铸恕瑞玛的荣光”。

“我想还有阿木木和拉莫斯,他们应该正在路上,他们的传说您应该听说了”,提莫心系友人提前推荐到。

阿兹尔调侃道:“哈哈,他们可是我的先辈。”

远处传来轰隆隆的滚动声,和抽泣声,提莫站起来说道:“我想他们到了,你们可以好好的交流一下。”

果然提莫话音未落,满身尖刺的龙龟停在了提莫面前,龙龟站直身子,阿木木被摔在地上不停的抽泣着。

阿兹尔将两人安排入座重复着刚才的话道:“我的先辈们,不会和小孩子抢东西吧。”

阿木木连忙摆手道:“我的时代早就结束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但是恕瑞玛的兴盛是我的期望。”

拉莫斯也说道:“我本就无争胜之心,待恕瑞玛安定我便会离去,我可受不了这里的规矩。”

夜色慢慢降临,而太阳圆盘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将整个城市罩在其中,宴会正式开始,阿兹尔召唤出沙兵将各式各样的食物摆上了桌。

但是宴会没有人表演,阿兹尔起身召唤出沙兵说道:“光吃有些无聊,我让人给你们表演一下。”

十六个沙兵走到了广场中央,排成了方形阵型,进行了一场阵舞表演。

阵舞表演之后,塔莉垭乘着石板来到广场中央,在月光中起舞,两条石头编织的绸带,随着舞蹈摩擦出动人的旋律,这是她成人礼上跳的舞蹈,舞中没有忧愁,有的是奋发的热情。一人一个表演的规则便由此产生。

内瑟斯是个内向的学者,害羞的拿着他的武器跳了一个恕瑞玛祈愿的舞蹈,祈愿恕瑞玛的崛起。

雷克顿看着内瑟斯的表演哈哈大笑道:“哥哥,那是跳的什么,看我的。”

雷克顿是天生的莽夫,拿着武器在空中挥舞了起来,利刃散发着寒光有些不合时宜,但这是雷克顿能想到的最好的表演。

拉莫斯嘲笑雷克顿说道:“你还不如内瑟斯呢,看我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