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莫依旧微笑着摇了摇头,菲兹有些恼怒的将身上的兔宝宝衣服脱了下来,摔在提莫的身上。菲兹平时只是喜欢捉弄人,自从周围的人都变成了斗篷人,已经很久没人送上门了,他在土里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今天遇到了提莫,但是提莫不温不火的反应让他很是气愤。菲兹挥了挥手,身后的巨兔跳了起来,屁股对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提莫坐了上去。

提莫没料到菲兹会生气,刚拿掉扔到脑袋上的衣服,就被巨兔坐到了身下。提莫被巨兔压着忍不住“咳咳”了两声。

菲兹拍了拍兔子的脚,兔子不情愿的从提莫身上挪走了屁股。提莫还未起身,菲兹就将手中的鱼叉就插在了提莫身旁的木板中,不无得意地的说道:“现在知道自己是猎物了吧。”

提莫双手支撑着身体勉强坐了起来,点了点头,左手的星光闪烁治疗着有些闷的胸口。菲兹站在提莫身旁好奇的看着,用鱼叉了戳一下提莫。这次不像以前那么轻松,鱼叉前端传来了阻力,菲兹放弃了试探,跳上了兔子的脑袋,无聊的看着提莫。

菲兹打着哈欠说道:“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你伤的根本不中,只不过是胸腔受到了冲击,有些适应不过来。”

提莫尴尬的挠了挠头站了起来说道:“刚治好。”

菲兹说道:“我玩腻了,现在去找诺提勒斯,那件兔宝宝衣服送给你了,不要撑坏了,我可随时都会来拿。”

提莫将衣服从地上捡了起来,拍干净衣服上的泥土,收进了包裹里。

菲兹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兔子。兔子双脚蹬地,从提莫身边跳了过去。菲兹却从兔子上跳了下来,一屁股将提莫坐趴到了地上。随后菲兹笑眯眯的用鱼叉点地,返回了大兔子的脑袋上,乘着大兔子一蹦一跳的离开了,周围回荡在爽快的笑声。

提莫被坐倒在地,还未爬起,又被远处投射过来的鱼钩勾中,被快速的拖到了一处腥臭的鱼堆之中。

提莫眼中的景物飞速闪过,撞进了死鱼堆中。

提莫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散发着微光将身体表面的杂物清除干净,打量着四周可能存在的危险。

危险就在提莫面前,一个身体如同海水般半透明的光头,拿着鱼骨状的薄刃出现在提莫面前。光头眼睛散发着蓝光在阴影中闪烁,右手手中的薄刃不断地颤抖。

提莫轻轻呼唤着:“派克?”

派克仿佛听到了呼唤,眼中的蓝光变得血红,飞身将提莫扑倒,左腿压住提莫的下肢,左手按住提莫的脖子,右手的薄刃举到了半空。

提莫看到派克皱着眉头,提刀的手在不断的颤抖,灵魂慢慢向派克靠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