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莫出了寺庙,又沿着石阶梯向上行走了不太远的距离,另寻了一处破败的寺庙。

夜里,因为刚刚出发,提莫不舍得将带来的食物吃掉,简单的吃了一些魔法餐。吃过晚餐的提莫,在屋外散步,一阵皎洁的光芒从不远的地方传来。提莫透过破损的矮墙,看到不远处的厄斐琉斯,身边环绕的武器散发着皎月般的光芒,和月亮交相呼应着,武器中心是一个一身洁白法袍的长发少女,两人相对而视,说着悄悄话。

提莫没有看清少女的样貌,猜想那个少女就是拉露恩,是厄斐琉斯一直守护的人。提莫也有要守护的人,提莫紧了紧手中的香囊,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但是今夜,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外面野兽般的嘶吼惊扰到了提莫。

提莫看到山腰上最大的破庙中三只两米高,四足如常长枪般锋利,整个身子如同圆球的怪物(长得和马扎的小虫子一样),在攻击着一团银白色的光芒。

提莫想要帮忙,快速的跑出了没有门的寺庙,身后是从另一个寺庙赶来的厄斐琉斯。厄斐琉斯的武器收了起来,但白衣少女并未消失,一直漂浮在厄斐琉斯的身旁。

提莫和厄斐琉斯赶到战斗的地点,白色光芒中是一个手拿弯月形利刃的白发女子。白发女子的利刃映着皎洁的月光,抵挡着三只怪物的进攻。

提莫闭上眼,致盲魔法凝聚在手中。

拉露恩在厄斐琉斯耳边轻轻的说道:“他好像在凝聚魔法。”

厄斐琉斯听到后转头制止提莫说道:“你如果不想戴安娜生气,最好不要插手,这是戴安娜的职责,她并不希望别人插手。”

戴安娜,如同清冷的月色一般的皎月女神。在巨神峰烈阳教派长大的戴安娜却崇尚皎月之力,并因为月亮的星灵干扰杀害了烈阳教的长老,这是戴安娜不愿看到的。戴安娜用手中的月刃收割着月光下的恶魔,并称之为“夜宴”,以此来洗刷自己犯下的罪孽,亦或是为了减轻在天明时,恶魔对自己的挚友——蕾欧娜的冲击。

提莫和厄斐琉斯不断地注视着战场,他们感觉事情并不简单,这是约德尔斥候的经验,也是拉露恩灵魂的回馈。

厄斐琉斯并不喜欢说话,拉露恩也是如此,目光如水的注视着她所在意的东西,但这次她指着戴安娜所处神殿外墙的阴影处开口道:“哥哥,那里有东西。”

话音未落,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中,从阴影中窜出一道黑影,将戴安娜和三只怪物被一同撞飞。空中阴影显出身形,是只五米高和之前的怪物相像的生物,巨大怪物伸出的前肢在月光下散发着寒光,就要将戴安娜贯穿。

拉露恩轻呼:“通碧、坠明。”

厄斐琉斯右腿后撤微蹲,手中的武器切换成最长的长枪,发射出一颗碧绿色的子弹,子弹尾部挂着一个紫黑的光点。提莫左手的星光和右手的致盲魔法同时照射而出。

子弹和致盲魔法正中怪物,怪物的身形一顿,戴安娜在星光中勉强止住了血,在空中连踏三只较小的怪物,一个冲刺便到了提莫的身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