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瓦娜听到赵信有些仓促的回答,知道自己说的有些过分,让这个衷心的老臣产生了情绪,连忙说道:“希瓦娜是感慨之言,并未指责赵信总管,请总管不要责怪希瓦娜。”

赵信听到希瓦娜道歉,连忙说道:“是我小心眼了,希瓦娜对皇子一片赤诚,是我没有想清楚。”

提莫看的出两个人这次真的是互相道歉,笑呵呵的说道:“还请希瓦娜带路吧,让皇子久等可不是好事。”

希瓦娜连忙说道:“大家请跟我来。”

盖伦走到提莫身边,拍了拍提莫没有说话,低着头脚步慢了下来,落在众人身后,慢慢向前走着。盖伦很是矛盾,年幼时自己的叔叔被法师杀死在自己面前,而种种迹象表明妹妹拉克丝是个法师。赵信与盖伦一样尊崇着德玛西亚的思想,希瓦娜则与拉克丝一样,代表着新的秩序。现在希瓦娜和赵信因为提莫的一句话,就终结了争吵,也给盖伦的困惑打开了一道光。

希瓦娜带领众人穿过直廊,却并不在尽头的正殿前停下,而是向左侧拐了一下,来到了偏殿门前。希瓦娜解释道:“皇子殿下一直在偏殿书房中查阅文献,你们等一下,我去敲门。”

希瓦娜走到白色石门前,拍了拍石门上的石环,清脆的响声过后传来一声有些疲惫的声音说道:“进来吧。”

希瓦娜向身后挥了挥手,轻轻的推开石门走了进去。提莫跟在希瓦娜身后走进房间环视一周,里面是很宽广摆设简单的空间,唯独书籍多了一些。一个一身金黄色轻甲的中年人——嘉文四世,坐在房间尽头的桌案旁,地上到处都是散乱的书籍。

希瓦娜走到嘉文身旁轻轻说道:“皇子殿下,总管大人已经到了。”

嘉文将手中的书放好站起身来有些责怪的说道:“我不是说了吗,叫我嘉文就行。”

嘉文接着转身对身后的众人说道:“你们也都叫我嘉文。”

赵信上前一步说道:“皇子殿下……”

嘉文打断了赵信的话说道:“赵信叔叔,这里都是国家良才,不用拘泥于繁文缛节。”

希瓦娜抢在赵信之前说道:“嘉文说得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不要在称呼上再做文章了,是吧,赵信总管。”

赵信点头说道:“是,嘉文,殿下,圣锤起了反应,就是提莫和波比二人,他们已经到了。”

盖伦将波比和提莫推到了前方,把圣锤放在二人的手中。嘉文望着微微发光的圣锤叹了口气,说道:“晚了,你们来的太晚了。”

提莫看着嘉文面色有些苍老的面庞,心中思考了起来。嘉文和盖伦同岁,是很要好的朋友,盖伦因为连年征战显得有些坚毅,嘉文则因为忧心国事显得更加沧桑。提莫知道嘉文是个心系百姓的好领袖,心下打定了注意。

提莫将锤子交给波比,上前一步对嘉文说道:“你已经知道了锤子存在的原因,但你不知道它对德玛西亚的意义。它能巩固你的统治,但不是你愚弄百姓的玩物,它只有在正确的人手里,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出现,才能守护德玛西亚。”

嘉文听后对提莫恭敬的说道:“阁下好见识,这段时间的变故,让我心乱了。你说的对,真正的领袖是以百姓为基的。”

提莫说道:“那请问国家的法师是殿下的百姓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