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的人,也没法想象一个小小的核弹威力有多么巨大。

月石所蕴含的能量她无从估计,但据爷爷留下来的资料中显示的,这股能量若是用在歧途,兴许能堪比核弹。

她有种预感,那就是四象祭坛绝不能被打开!

“真的没事?”白临渊微微蹙眉。

“我真的没事,抱歉。”秦偃月整理了一下表情,“掌柜,你继续说。”

女掌柜深深看了秦偃月一眼,“我只听到了这些,后来有人靠近,我怕被发现就赶紧离开了。”

“原来如此。”秦偃月沉吟了片刻,又问,“你刚才说过的四护法中的那位女士来自西陆,你可知道她的名字?”

女掌柜摇头,“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我的级别不足以知晓他们的姓名。何况黑鸦之中多用代称,大概护法们也不知道彼此的真实姓名,我们平常也都是用代号来称呼。”

“比如我代号毒娘子,我的顶头上峰为朱雀护法,下层甚至连代号都没有,只有数字。”

“黑鸦首领的代号叫什么?”秦偃月问。

女掌柜嗤笑一声,“夫人,有的时候我觉得你挺聪明的,怎么有的时候那么傻乎乎的呢?首领的代号当然是首领,还能有什么?”

秦偃月:......

“还有问题吗?”女掌柜问。

“还有一个不算问题的问题。”秦偃月说,“你封住美人豌豆用的珠丹蔓被烧毁了,毒瘴正在覆盖这座城,我想借用你放在这院子里的珠丹蔓。”

“可以。”女掌柜,“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