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的气质很邪魅,邪魅中却有带着天然贵气。

就仿佛九重天上的妖精下凡了一般。

秦偃月很难想象,一直混迹在勾栏的人能拥有这样的气质。

若说红莲公子只是这船上的小倌,无法让人信服。

“这花船上,有豆蔻年华的女子,也有我这般的男子,只要客人需要,我们应有尽有。”红莲公子笑道。

“您是今天的贵宾,李员外特意让我来伺候你。”红莲公子指着一旁的牌子,“实不相瞒,我是这花船上的头牌。”

“兴许皮囊比别人好些。但,这个世上,皮囊又能值几个钱?到头来,终不过是一场祸水,再徒增几场笑料罢了。”

“对了夫人......”红莲公子声音幽幽然,“从您进这房间的那一刻起,红莲就是您的人,您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秦偃月被这幽幽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地向着东方璃看去。

东方璃正盯着门框上的牌子。

那牌子上刻着一朵红色莲花,莲花上写了“魁”字。

东方璃盯着那牌子看了一会。

之后,又幽怨地看向秦偃月。

秦偃月以手扶额。

这红莲公子总是似有若无地说些奇怪话,招惹的东方醋醋不定时上线。

“你是被卖到这里来的?谁把你卖到这里的?你的父母呢?”秦偃月尽量不提及奇怪话题。

红莲公子似乎并不太愿意说。

“你方才可是说过,客人提什么要求你都要满足的。”秦偃月,“我想多了解了解你。”

东方璃:!!

他盯着秦偃月,眼神中带着不解。

“为何要多了解他!”东方璃咬了咬牙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