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既然没有人靠近,那月露郡主是怎么进的出月宫?”东方璃沉声道,“怕是故意躲开了太监和宫女们吧。”

“你什么意思?”庐阳王问。

“我刚才去现场看了看,现场虽然有争执的痕迹,那痕迹是凶手伪造的,真正挣扎不会出现那种场景。这说明,凶手是跟月露郡主熟识的人,或许,月露郡主避开人,就是去见他。”东方璃道。

庐阳王的脸色大变。

东方璃这话等于是在告诉他,他的宝贝孙女是在跟人私通。

私通的过程中被对方杀死。

若真是这样,案件的性质就彻底变了,孙女从受害者变成不洁之女,名声会毁于一旦,死后还要承担骂名,甚至不能好好安葬。

“东方璃,露儿已经死了,你还要编排她不检点,你安的什么心?”他本就气疯了,听到东方璃的分析,脾气火爆的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他一气之下拿起一个茶杯,冲着东方璃砸过去。

东方璃没躲,任凭茶杯砸到头上,滚烫的水从他额角滚下,一小会的功夫就变得通红。

秦偃月有些不解,那茶杯,他绝对可以躲过去的。

可,他不仅没躲,还故意被砸中?

东方璃额间被烫得通红,他依然挺直身子,淡然出尘地立在正殿中央,脸上也没什么波动。

“庐阳王。”皇帝沉声呵斥,“你太莽撞了,老七所说的这些合情合理,当务之急是抓住凶手,而不是学市井泼妇撒泼。”

他声音低沉得厉害,很明显是在生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