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归燕双手发抖。

“你为什么要抢走他?为什么?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招惹他?”兰归燕看着秦偃月,眼底涌起一股恨意。

“要是没有你,陆修不会把我当成你的替代品。对,没有你的话,陆修肯定会喜欢我。都怪你。”兰归燕心底像是有恶魔在滋生。

她神使鬼差地伸出手,狠狠地推向秦偃月。

“去死吧。”

“你死了,陆修眼里只有我。”

“去死啊。”

兰归燕嘴角浮起一丝狞笑。

她用了大力气推过去。

手,落在了一堵硬墙上。

硬墙充满了慑人的杀气。

兰归燕忙抬眼看去。

眼前的人并不是秦偃月,而是一个身着黑衣带着面具的高大的男人。

那男人眼神幽暗,抓住兰归燕的双手,轻飘飘一折。

兰归燕愣了一阵。

随即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声。

她看着那双已经被折断的手,瞪大眼睛,“为什么?我的手为什么不管用了?啊......”

手被折断的疼痛感不断袭来,疼得她近乎昏厥。

“秦偃月,你暗算我......”

黑衣人扣住兰归燕的脖子。

铁一般的手狠狠地禁锢住兰归燕,可怕的窒息感传来,兰归燕连疼痛都忘了,拼命张开嘴呼吸。

“飞渡,别出人命。”秦偃月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