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璃眸子微微垂下。

这些年东陆王朝富饶,粮库满仓,国库充裕,处处呈现出盛世景象。

可,就算再富有也有贫穷的地方。

现在的问题是,东陆王朝权贵富有之人,从上到下都太过奢侈。

若是能将这些钱用在百姓身上,兴许,东陆王朝更加繁华。

问题是,若是一味给钱放粮,并不能实际解决问题,只有修行水利,增建基础设施。

他皱起眉头。

这话说着容易,实际做起来却不容易。

秦偃月原先很喜欢这山河灯的构造,不仅形状独特,中间还有机巧,能够随风而转动,碧纱上的风景画作也是极好的。

得知价格之后,看哪都觉得不顺眼。

“比起这画在上头的景色,我更喜欢实物。你瞧这徐徐清风,这天上明月,正如文豪苏先生说的那般,耳得之为声,目遇之成色,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这等美景,岂是死物能比的?”

“父皇励精图治,东陆王朝欣欣向荣,这些设施也正是繁华的象征,再说,父皇不太喜欢宴会,已是少有的节约,别在意了。”东方璃轻点着她的额间。

“这还节约?”秦偃月咋舌。

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你上次为了那一百万两银子纠结了那么久,这次又要为这灯纠结?”东方璃轻笑着,“早知你在这种地方纠结,我就不带你过来了。”

秦偃月深深地叹了口气,“别这么说,这灯是极好的,我就是不太喜欢铺张浪费。”

东方璃带她来这里,多是为了弥补她今夜没能赏到花灯的遗憾。

她不能拂了他的心意。

“老七。”她直面着他,“来,稍微低低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