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

老太爷冷冽的瞪了眼任性妄为的余芊芊,低声呵斥,“贼心不死。”

朱玛眼泪滚落,楚楚可怜。老太爷对她到底动了恻隐之心。迟疑着拿不定主意。

余笙的美妾秀禾委婉的劝说余笙,“老爷,占山夫妇为了保护余家寨双双丢弃性命。如今就剩下这么个遗孤,如果我们把朱玛抛弃在珠峰,只怕会寒了寨民的心。”

余笙也觉得秀禾说得很有道理。便望向老太爷,道:“爸,就把朱玛带出去见见世面。也许朱玛接触到形形色色的男人后,就放下了对寒爵的执念呢?”

老太爷便点头同意了。

余承乾翘着二郎腿坐在窗台上,嘴里叼着狗尾巴草,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听到这群人的决策后,余承乾意味深长的叹了声,“走喽,我们去霍霍帝都了。”

他这句话刚出口,一屋人的目光都凶巴巴的投向他。

他们当然不认可余承乾的观点,特别是老太爷非常认真的纠正余承乾,“瞎说,我们是去帝都负荆请罪的,是为了改善战余两家关系做出努力的。谁如果做出与这个目标背道而驰的行为,休怪我大义灭亲。”

老太爷鹰隼的目光扫过每个人的脸庞,就看到余芊芊眼里漫出桀骜不驯的目光。余笙则晦涩不明的望着秀禾。

老太爷暗暗叹了口气。此行怕是阻挠重重,可是为了余家团聚,老太爷拿出力破万钧的决心。

他给余笙和余承乾下了最后通碟,“余笙,余承乾,你们两个任重道远,余笙必须追回自己的媳妇,承乾必须追回铮玉母子两。你们谁敢抗旨不遵,以后就别来见我。”

余笙一向唯父亲的命令是从,唯唯诺诺道:“是,爸。”

余承乾叛逆惯了,当即嚷起来,“爷爷,这媳妇是爸塞给我的,这儿子也是我爸设计我生下来的。现在,你应该让我爸去把你的曾孙追回来,干嘛叫我去?”

老太爷见他如此敷衍,气的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声如洪钟道,“那小蝌蚪是不是你小子送出去的?”

余承乾哑然。

老太爷道,“你如果真的能够做到坐怀不乱,关键时候勒紧裤腰带,也就不会有儿子出来。那只能说明你意志不坚定......”

余承乾瞠目,“那种时候你让我怎么保持理性?我被下药了......”

老太爷怒道,“你这臭小子,现在应该想办法补救当时的错误,而不是一味推卸自己的责任。”

余承乾非常不爽的闷哼一声。

老太爷又命令余笙,“你去预订机票,这次出行,我们也学学寒爵,低调出行。还有,我们每个人最多带一个助手就好,芊芊身体特殊,允许你多带几个助手。”

余芊芊性格傲然,最怕别人轻视自己。当即一口拒绝道:“我不搞特殊。跟你们一样,一个助手就好。”

余老太爷做事,素来雷厉风行。

第三天晌午时分,他们乘坐的飞机就降落到帝都机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