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寒宝顿时惊慌失措起来,赶紧爬到床底下躲起来。

战夙见他藏好了,这才走过去打开门,酷帅的脸上面无表情的望着战寒爵。

战寒爵狐疑的望着冰山面瘫脸的儿子,蹙起眉头,这家伙刚才的表情不是很生动吗?

揉了揉战夙柔柔的黑发,战寒爵跟儿子告别。

“爹地去上班了,阿姨送你去学校。没问题吧?”

战夙眼底流露出抗拒的表情,却还是乖顺的点头,“嗯!”简短的应下来。

战寒爵将战夙眼里的抗拒看在眼里,回想起洛诗涵跟他说的话,幼儿园的小朋友和家长们对战夙可能不太友好,战寒爵心里敲响了警钟。

他忽然蹲下挺拔的身躯,非常认真的询问战夙,“告诉爹地,你是不是不喜欢去上幼儿园?”

战夙扭过头,沉默。

战寒爵弱弱叹了口气,每次和战夙沟通这些问题时,战夙都是以这样的漠然态度回应他。

而他一直以为,以他的权势地位,没有哪个人会作死的招惹他的儿子。

可他分明忘记了,为了让战夙过上平凡孩子的生活,他压根就没有向幼儿园提交战夙的真实档案。

战寒爵从二楼下来时,洛诗涵已经将游戏区的玩具有条不紊的收拾妥当。转会头就看到战寒爵阴着脸站在她背后,洛诗涵吓了一跳。

“战爷,你还有什么事?”洛诗涵心有余悸的问道。

“洛诗涵,停止用你虚伪的母爱去感化战夙,你这样只会把他变得更加糟糕。”战寒爵气得磨牙。

战夙的阴晴不定,让他难以适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