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知道吗?”洛诗涵问。

战夙点头,“批评他们了。”

洛诗涵便抱着战夙往回走!

战夙趴在她的肩头,第一次享受到母爱的温暖,疲惫的战夙竟然在她肩头睡着了。

幼儿园到海天一色,路程不远不近,走路的话也要二十分钟左右。

可是洛诗涵没有叫车,她更享受抱着战夙的感觉,就好像拥有了全部的安全感。

一辆银天使的劳斯莱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跟在洛诗涵的身后。后座的男人,矜贵非凡,锐利如鹰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洛诗涵。

驾驶座上,官晓百思不得其解。

“总裁,这小少爷对我们谁都不亲,我们接送他上下学的话,小少爷怨气很重。为什么洛小姐接送他,他就不哭不闹?”

战寒爵也在蹙眉考这个问题。

官晓感慨起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母子连心?”

战寒爵冷冷看了官晓一眼,官晓忙不迭纠正自己的措辞,“呸呸呸,小少爷怎么可能与洛小姐母子连心呢?含辛茹苦将他养大的人是总裁,他只能和总裁父子连心才对啊。”

尽管心里不想承认洛诗涵和战夙相处得很和谐,可是事实胜于雄辩。

战寒爵怨念深重的瞪着官晓,“你出的馊主意?你这是在报复洛诗涵吗?”

官晓望着洛诗涵和战夙母慈子孝的画面,嘿嘿的讪笑起来。

“对不起,总裁。”

“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战寒爵冷冷道。

官晓连忙点头哈腰:“是是是,总裁,我一定想办法让洛小姐过得不舒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