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铮“嗯嗯”的敷衍着。

其实昨天他也是一时冲动,睡了一觉他就回过味来。妹妹那么生气的原因,是因为他把她的面子给丢了。

“翎宝,你放心吧。哥知道该怎么做了。”严铮道。

铮翎才稍微放宽了心。

日历花园,战寒爵将战夙叫到面前,“等会,妈咪会来接你们。接下来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爹地不能天天看到你们。夙夙,替爹地照顾好弟弟妹妹,还有妈咪。”

战夙那张酷似战寒爵的俊脸随着时光的穿梭,愈来愈冷沉。就连说话的口吻也愈来愈像爹地,“爹地,你把我们和妈咪都送走,其实是想用这种方式保护我们,对不对?”

战寒爵呆怔,没想到夙夙竟然那么睿智。

“夙夙,你怎么知道的?”

战夙瞥了眼他的腿,“我都听说了,你公司如今是四面楚歌,你的腿也残了。如果你不是迫不得已,怎么可能送走我们?”

战寒爵将夙夙揽入怀里。抚摸着夙夙的头,“夙夙,别告诉妈咪,别让妈咪担心。”

夙夙眼眶微红,“嗯。”

爹地用了那么残忍的方式撵走了妈咪,他应该尊重爹地的成果。

“爹地,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夙夙道。

战寒爵笑道,“相信爹地,一定很快解决掉所有难题的。”

“嗯。”战夙笑着点头。

窗外,忽然传来陌生的汽笛声。

“妈咪来了。”战夙道。

“我们出去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