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怀里掏出一只令牌递给战夙,道:“夙夙,你爹地和妈咪若是遇到困难,记得拿着令牌来末世求助。”

战夙瞄了眼令牌,接过来。

二话不说就揣进怀里,却狂妄不羁道:“我爹地妈咪有我,就不劳驾末世帮忙了。”

战夙如此藐视末世,让余钱顿觉脸上无光。郁郁道:

“那你接令牌做什么?”余钱最讨厌战家父子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性子。

战夙无语的望着他,道:“铂金做的令牌,值两个钱。”

余钱唇角抽了抽,“你还缺钱?”

战夙道:“谁会嫌钱多?”

余钱顿时对战夙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没想到堂堂帝都第一豪门的少爷那么爱钱。倒和我有些志趣相投。”

余笙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道:“走吧。”

末世撤退,战夙瞄了眼爹地妈咪的房间。爹地妈咪这个时候应该在午休,没有被舅爷爷惊醒,战夙感到很欣慰。

花都酒店。

童宝趴在床上,兴致勃勃的翻阅着手机。

叶枫叩门后走进来,童宝赶紧将手机捂在胸口。

“你在看什么?”叶枫狐疑问道。

童宝一脸光明磊落的模样道:“看菜谱啊。”

叶枫道:“酒店停气,如果今晚你还想为爹地妈咪做的爱心便当,就得去买煤气罐。”

童宝小眉头蹙起来,“啊,我今天还准备给爹地妈咪烧板栗烧鸡呢。停气了我怎么做菜?”

说完着急地往厨房里跑去。

手机落到床上而不自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