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忆无奈的看着他,“左慕飞,我不是再和你开玩笑,我和席衍确实有过一段曾经,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了,人不能永远活在过去,如果你真迈不过这个坎儿,那我们也没有意义再往后走下去,不然两个人在一起,总是猜忌这个,怀疑那个的,有意思吗?”

左慕飞也深叹息声,下意识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看着许忆,“我不是过不去这个坎儿,我只是有点……嫉妒。”

也就是在吃醋。

许忆早就嗅到了这股浓浓的醋味儿,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抬手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我们现在已经复婚了,你还有什么可嫉妒别人的?”

“是,你说的也对,是我小心眼儿了。”左慕飞转过身重新系上了安全带,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又说,“不过,我一直有个疑问,我如果说了,你别生气。”

“说。”

“你对他还有感情吗?”

许忆凛然的看向他,“我如果和席衍还有感情,那现在还有你的事儿吗。”

左慕飞,“……”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好像他成了姓席的替补似的。

许忆转而一笑,“实话实说,我一直都很崇拜敬重席衍,也很欣赏他。”

但自从分手以后,她就没再往那方面想过。

后半句话许忆自然是没说的,所以左慕飞听着这刺耳的话语,好看的眉心不断打结,侧颜看着她,“你……那我呢?我不够优秀吗?不够让你崇拜敬重吗?还欣赏他,那我呢?”

“我爱你啊。”

“什……什么?”

“我说--”许忆故意拉长了声音,饶有兴趣的笑颜绚烂,“我爱你,慕飞。”

左慕飞愣了愣,继而眼瞳猛地一震,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猛地一颤,车子险些直接驶去旁车道,路过的车子不满的狂按喇叭。

许忆扑哧就笑了。

左慕飞扶正了方向盘,侧颜定睛看着她,“你刚说什么?”

她笑着抿起唇,故意不说了。

“媳妇儿,宝贝媳妇儿,再说一遍,嗯?就一遍……”

“许忆!”

不管左慕飞一路怎么哄,哪怕好话说尽,许忆就是不肯再说了,这可急坏了左慕飞,要知道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说爱他啊,这么宝贵的三个字,他怎么也得套出来,想办法录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